My lofter

"I know that you cannot live on hope alone, but without it,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. And you...And you...And you...Gotta give em hope." - Harvey Milk

三千情絲繞指柔─ ─《狐》repo

這是一篇放飛自我的repo!

不好意思說是文評,純屬讀後感,聊聊我看到的、被感動的點,大量的主觀意識,自我流的碎碎念,反覆修改還是不太具結構啊.....原諒我xDDD

 

以下粗體字為《狐》文中節錄。

 

一開始看到文前說明:狐族情絲繞梗,二設,人身狐耳狐尾,OOCPWP,見血,理智崩壞,互攻,獸形有,慎入。

我立刻重刷了一次LOF......作者是 @三千思無邪 ?!?!

這種純燉肉設定(喂你)咿咿咿咿咿?!

沒錯,不是我眼花,這真是激起我的好奇心,從阿思的藺蘇安利文、《冬陽》、《釀梅香》一路看下來,實在不像理智崩壞+OOC+PWP的風格啊,莫非是一時不慎喝太多(喂)

太有趣了!坐等你和藺蘇一起崩壞(WTF?!)

但是......根據「寫手自以為,然並卵」定律(X),例如「我以為這是個淺坑,然而我寫了十萬字」、例如「我只是想寫一發完結肉,然而我寫了六篇連載」,例如《狐》並不是OOC的PWP啊~~~這個定律又再次發威~*

 

看到結局時,我只覺得我對阿思以往的印象果然沒錯,人設沒崩也完全不是PWP啊哈哈哈哈,根本就是正劇情節與理智強力運作的一篇文,這是我看過最情絲繞的情絲繞梗(這是稱讚)!最莫名其妙理智完結的二設哈哈哈哈,妙!(姆指)

 

雖然是一杯酒引發的特殊任務,劇情裡也有衝突緊張的部分,但通篇基調寧靜溫暖,筆觸自然細膩,令人感受愛的光明美好,大概是阿思個人特有的文風吧。

 

依據我神經病的性格,先上設定再來細說:

「狐族平時的型態就是人形加上狐耳狐尾。

火寒毒會耗損狐珠的靈力,且讓任何狐族都變成最普通的白狐,化成人形的時候體質虛弱不堪一擊。

但是在狐的型態下,力量與速度都和普通狐類無異。

然而不論再健康的狐,和人身比起來還是屈居弱勢。

狐的型態對狐族而言等於裸奔與失去自控,非常羞恥,所以沒有狐會以真身在外人面前或公開場合出現。

會以狐的型態示人,可能是重傷重病、被下藥、狐珠靈力無法維持人身,或是某些和親密之人獨處的特殊場合。

情絲繞一般只能用在狐女身上,如果男性喝了情絲繞,會有更嚴重的後果。」


劇裡的情絲繞是帶著濃濃惡意毒辣權謀的春【LOF不要和諧我】藥,這杯酒讓蒞陽被迫下嫁,差點也傷害郡主,只為了天家顏面,為了鞏固皇權。

文裡的情絲繞當然也不懷好意,但這杯酒終於名副其實一回,讓人看見藺蘇之間纏繞糾結卻始終不敢不願言明的情絲萬縷,我實在要稱讚這大寫加粗的雙箭頭啊,《狐》根本就是藺蘇安利文2.0!


一百個人心中有一百部瑯琊榜,有一種藺蘇就如文中設定,默契無間於是心照,不宣。

拖著病體仍心繫大業,長蘇實在沒有餘裕談感情,有限的生命裡他要的太多,於是他不敢說,說了終究辜負。

藺晨最了解梅長蘇,所以他等,等到梅長蘇完成心願卸下重擔,在此之前他不說,是因為不願成為梅長蘇的負擔,隨心至性的人為了蘇不說破......說實在我覺得這正是藺蘇最可能的一種關係,是「為你好不忍負你」、也是「不捨你再多背負一點」。


情絲繞不過是個催化劑,藥性未完全發作時,便可從字裡行間感受到這倆相知相惜的深厚感情。

飲下情絲繞臨危關頭,梅長蘇想到的是藺晨;藥效開始運行之時,動物本性針對渴望之人變本加厲;失去理智前一刻,他只希望不要傷害藺晨。

解除藥性其實很簡單,但藺晨遲遲無法下決定正是因為他了解梅長蘇,珍視梅長蘇:

"他不希望讓長蘇感到難堪與屈辱,所以遲遲沒有用最簡單直接的途徑解決這件事情。"

"這只白狐的性子他可清楚了,把臉皮看得比命還重要的傢伙,他可得幫梅大宗主把臉面給兜好來。"

有趣的是下段宗主的心理戲對照:

"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顏面,但是他不能容許自己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傷害身邊的人。

尤其是這個人。"


藥性發作之後,終於拿掉了宗主的理智,太理智又想太多沒辦法談戀愛,情絲繞你幹得好!

只剩野性動物本能,更能看出白狐的心意,銀狐吸引自己、莫名令人安心、懷念的味道,雄性的衝動與對銀狐的渴望,成結之後蹭蹭銀狐頸子以安撫不適,這就是愛!白狐對銀狐的心意已經烙在骨子裡,不用腦袋無須思考,是一種本能!好欣慰啊(咬手帕)

這場蘇藺床單真是暖,藺晨對於蘇認不出自己的沮喪、即使蘇已化狐身仍不忍他受到一點傷害(所以被咬了好幾口......)、「沒辦法啦那你上吧」的解法,處處是在乎疼惜QAQ,男友力爆表的鴿主宗主你還不快嫁了!

聲稱本文PWP歐歐西理智崩壞的作者竟然接著加入正劇劇情,好評!這樣寫很累,但是阿思堅守合理性!沒有接著滾藺蘇!也是啦......服藥之下的破爛身體,鴿主怎麼可能接著滾xDDDDD


越是愛一個人,越是在乎,越容易心疼,簷下藺晨對著冰續草若有所思,希望蘇活下去卻又不願違背他本人意願的兩難掙扎,蘇盡收眼底。他如何不知這些年來千方百計為自己續命的鴿主心中的百轉千迴?看劇時非常喜歡這幕,看到阿思挑這幕做為讓宗主下定決心的關鍵相當驚喜,宗主對鴿主眼神流轉間的情緒勝過言語。

 

接下來的藺蘇床單讓我感受到了走失已久的少女心,原來活到這把年紀還會心跳加速喔......冷血如我竟然一瞬間有落淚的衝動,謎之感動!

"他的手曾經挽過大弓、降過烈馬,也曾經覆手朝堂、攪弄風雲。

從來沒想過能有這麽一天,他的手可以觸摸到這樣一顆溫熱的真心。

他是真的想要陪這個人一生一世。

無論長短。"



表白dirtytalk和好學生蘇殊!這就是我心中的藺蘇肉,平常就鬥嘴的一對滾起來也應該是勢均力敵互不相讓,情動之時不分位置都是有主導權的,不要臉也是一種情趣!

 


到此關係確立、沉冤已雪,終能守得雲開見月明?但阿思想談的不只如此,宗主的身分認同心結藉著冰續丹浮出水面,而且二設之下宗主還不能痛快的死在梅嶺,三個月之後,驚才絕艷心性好強的他將變成一只不通人情的白毛團子......原以為是萌出一臉血的二設此時虐出一臉血啊......

此時我對藺蘇這對的裡設定又被阿思寫出來,林氏全滅,朝堂也不是梅長蘇的歸處,梅長蘇何去何從?

藺晨說,不管是林殊、長蘇,或是白狐,都讓我陪著你,你也陪著我可好?

藺晨便是他的歸處,吾心安處是故鄉。



看劇時,個人覺得金陵舊識都只是透過梅長蘇看林殊,「小殊」、「林殊哥哥」、「少帥」。

而和林殊羈絆最深的人說:「難道你在我面前,還一直是梅長蘇嗎?」

哈哈哈哈哈,原來我喜歡了54集的梅宗主,直到被所有人認出真實身分,卻沒有一人願意認可梅長蘇(包括林殊本人)。除了藺晨,除了飛流,對他們來說梅長蘇才是一個值得珍視陪伴的活生生的人,而不是林殊的代罪羔羊或任務型道具......所以畢業旅行的安排,正是梅長蘇最終歸處的隱喻,陪著他的就是鴿主和飛流。

這是我入藺蘇坑以來第二次「腦洞被喜歡的太太寫出來」,豈止是下去跑五圈可以形容的激動,入這坑我九死不悔!

 

結局收的妙,很溫馨,即使沒有最後一句,始終相聚、心意相通的三人也已經太過美好(淚目),但我非常喜歡最後一句的聊齋感哈哈哈哈,二設發揮到極致!

 

這篇文讓我看見關係中相互珍惜依靠的情意,對於彼此的原始渴望,大寫的SOULMATE,啊,是真愛~*

喜歡你細緻的心理描寫,直白流暢的情感表達,也喜歡你幽默的神來一筆,謝謝阿思!

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三千思無邪My lofte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~~看到阿My的長評好開心>////< 寫的文能被懂、被喜歡,真是寫手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©My lofte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