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lofter

"I know that you cannot live on hope alone, but without it,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. And you...And you...And you...Gotta give em hope." - Harvey Milk

太開心了

接下來就是修法與專法的戰鬥了,終於啊QAQ

https://www.twreporter.org/a/euthanasia-switzerland-dignitas-assisted-suicide
我仔細想想海宴對老蘇真是親媽啊......

重讀這段落,仍要為之一嘆。
啊。



蔺晨摇了下头,他满脸写满了失望,走到了窗边。



“长苏,我们俩认识了13年,说到底,总是想不到一起去。”他吁了口气,看着窗外,“这13年,我走遍世界,看到许多奇观美景,它们每一样都是转瞬即逝的,看到了就是好的。可是你呢,你为什么总有一些奇怪的使命感,人有期限、树有期限、世界也有期限,你拦不住的。”

 ...

最近掉粉了,感到心安理得(喂),畢竟我也不產糧,到底為什麼會被關注呢……身為一個嚴重人群恐懼症加上社交障礙的人有點惶恐!

想知道大家對我網路上的印象以及為何關注我?

還是到了拒絕進食吞嚥困難的這一天……

下一步應該就是鼻胃管灌食……想到有時外婆的意識還是很清醒,就覺得天啊插管灌食真是凌遲,唉。

我老媽跟我不太避諱,我們之間可談生死愛恨,昨晚她問我,你如果像外婆這種情況,你是想死還是活,我說,拜託讓我去死。

但我覺得若問外婆這個問題,大概不是這個答案。

而我不知她的牽掛與執著,此時當下是否全成了折磨。

廚房站久了並不會熟能生巧,是會腰傷復發……

以及我每回帶小朋友玩都會肌肉拉傷是怎麼回事,只是逛街而已啊!!!

過年,過年,多少罪惡假汝之名(躺平)

本子太美了,質感很好……多虧鹿角鎮的包裝,包裹潮濕只有浸潤最外層的瓦楞紙,水氣沒有影響到書。

我再也不會用圓通了orz

有鑒於這是二次元blog,希望在2017年,原定自由行九天去成一年的藺總和Boss能回國,以及吐血昏厥十個月的殊蘇能早日清醒(合掌)

然後《藺師傅的養龍日記》能在夏天前出來,這樣雖然隔了一年,但是初宣看起來還是合理的!

寫了七百字之後......也沒甚麼躺回去睡的時間了(哭泣)

蔺晨握紧那只手,压低声音慢慢说,可一遇佳人,前情尽抛脑后。山峦倾倒,流水止步,天地万物瞬息生死,你就瞧见我了。懂不?

─ ─《算命》by 高夫爾球杆兒


那时屋外清风朗月,飞流在瓦上踢踢踏踏的闹,温酒和花的气味在房舍里蒸出一种极致的圆满。而蔺晨从梅长苏弯弯的笑眼里看见的却是一生所有未尽的遗憾,但那遗憾同时也是他的,格外简单和浅显,他一看就看懂了。

─ ─《憾事》by 高夫爾球杆兒


©My lofter | Powered by LOFTER